朱骏:我是个商人

朱骏:“我不是企业家,我是个商人”;“我进入这个行业,就是为了赚钱。”
有次开会,新闻出版总署副司长寇晓伟穿西装打领带坐在主位,盛大CEO陈天桥穿着西装解开一个衬衫扣子;网易CEO丁磊只穿衬衫,也解开一个扣子;朱骏也穿着衬衫——但解开三个扣子。
“怎么全队人都把球传给16号呢?”2007年8月的荷兰鹿特丹港口杯足球邀请赛,朱骏的上场曾让英超球队利物浦的教练大吃一惊。朱骏当时以16号球员的身份,在这场正式比赛中获得了首发机会并踢了6分钟。当时,其他申花球员都“疯狂”地争取把球传到朱骏脚下,这让对方主教练以为朱骏是位核心球员。朱骏入主球队时曾放言:“不就是每年几辆法拉利开进黄浦江嘛。”


朱骏:“我不是企业家,我是个商人”;“我进入这个行业,就是为了赚钱。”

丁磊:“我不是以追求利润本身为驱动去经营企业”;“竞争是一场长跑,谁跑得最远、最久,谁就跑得最好。”

小时候曾骑黄鱼车帮别人运货赚家用的“穷小子”,后来成为开宾利跑车的富豪。人生的起起落落,对42岁的朱骏而言,也许真的不算什么。

就在网易(NTES.NASDAQ)宣布夺得了暴雪的网游《魔兽世界》代理权的16日下午,失去代理权的九城(NCTY.NASDAQ)CEO朱骏还在与上海申花足球队的预备队一起踢球。他亲自上场,并进了两个球。

没有人能真正猜到他的真实想法,就在当天,他将70万元奖金发给了球队,而《魔兽世界》占了九城93.8%的收入。申花康桥基地场边的球迷见到身穿蓝色球衣的朱骏后,有人惊呼“他这么有空啊”!

朱骏昨日仍强调,九城的运作与投资申花完全没有关系,投资申花是自己的兴趣爱好,即便放弃《魔兽世界》也不会影响到投资申花。

玩家

朱骏是那种你见过一面就能感受到他个人风格的人。在网游高速发展的2006年,当时盛大(SNDA.NASDAQ)和九城占据了中国网游界的前两位,那是以游戏代理为主的“第一代”网游企业的黄金年代。

有次开会,新闻出版总署副司长寇晓伟穿西装打领带坐在主位,盛大CEO陈天桥穿着西装解开一个衬衫扣子;网易CEO丁磊只穿衬衫,也解开一个扣子;朱骏也穿着衬衫——但解开三个扣子。

“张朝阳花400万美元买艘游艇,跟我比差远了,我一年要花1000万美金。”朱骏曾这样评价他玩足球的爱好。

他心目中的理想是,等到退休了,抽根雪茄在一旁看着一群小伙子踢球,这才是最奢侈的享受。事实上,2000年朱骏就组建了足球队,2007年,运营魔兽世界3年后的他以1.5亿投资申花。

“怎么全队人都把球传给16号呢?”2007年8月的荷兰鹿特丹港口杯足球邀请赛,朱骏的上场曾让英超球队利物浦的教练大吃一惊。朱骏当时以16号球员的身份,在这场正式比赛中获得了首发机会并踢了6分钟。

当时,其他申花球员都“疯狂”地争取把球传到朱骏脚下,这让对方主教练以为朱骏是位核心球员。

朱骏入主球队时曾放言:“不就是每年几辆法拉利开进黄浦江嘛。”朱骏不仅参与训练,还指挥球队,负责考察球员和主教练等诸多管理事宜。

为了让自己能从日常工作中“解放”,九城任命陈晓薇在去年年初出任公司总裁一职,负责公司日常工作及战略发展规划,向董事局主席兼CEO朱骏汇报。朱骏当时对CBN记者表示,“我跟陈晓薇的分工就是,我负责战略,陈晓薇负责执行。”

对于外界质疑朱骏玩球的问题,他曾说,“如果你手上有十几个亿,你拥有了一支球队,正好又喜欢踢球,那么,你会不会让你的队员们陪你一起踢球?”他认为,如果他一周不出现在公司,这证明公司运行得良好。

事实上,盛大和九城正好在张江园区比邻而居,双方的员工在日常工作中都感受到了两位公司CEO的不同。有九城员工表示,“我们私下的总结是,陈天桥即使一天没有大事,也要工作到晚上12点;而朱骏可能一个星期都不在公司里出现,”他经常露面的地方是足球场,接受体育媒体采访要远远多于财经媒体的采访。

都市媒体的文体版成了朱骏常露面的版面。申花足球队队员打架斗殴,他需要出来表态;足球队管理层在酒吧闹事,他需要出面调查;甚至他在徐汇区的别墅搭建了一堵3米多高的围墙挡住邻居采光,被告上法庭也被公之于众。

后魔兽时代

对于九城失去了魔兽的代理权,朱骏的比喻是,现在九城的情况是有房无贷、有存款、手上还有活儿。有九城的员工认为,九城现在就像有钱人丢了高薪工作。

“魔兽这个游戏在过去的4年里给九城带来了很多财富,我承认魔兽肯定可以做到120万用户或者更多的用户同时在线,但是,没有哪个游戏可以长盛不衰地走下去,在这个时候,放弃魔兽也没有什么。”朱骏表示,希望大家相信九城有能力做好后面的一些游戏。九城就是没了魔兽,还有现金。

根据九城2008年第四季度财报,当季来自于付费网络游戏(《魔兽世界》)运营的净营收为3.8亿元,占其总营收的93.8%。

而截至2008年12月31日,九城的总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盈余为人民币22.2亿元(约合3.255亿美元)。

在艾瑞首席分析师曹军波看来,九城没有失去魔兽之前,前四位基本上都是在十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收入规模,盛大、网易、腾讯和九城规模差距不是很大。而现在网易强化了第一阵营中位置,九城会进一步下滑。

与暴雪谈判持续了一年多,朱骏曾有不好的预感,他曾多次对公司内部提醒,要做好没有魔兽的准备。他的预设的方向一是布局研发,二是更多地代理其他游戏。但九城的准备历经2年多仍没有最终达成。

在朱骏看来,基本上所有的网游公司都是靠一款游戏成功的,网易靠《梦幻西游》、巨人靠《征途》、盛大靠《传奇》。因此,只要九城手握现金,再抓住一个魔兽,就会更加辉煌。而由于暴雪对中国市场的介入越来越深,代理魔兽的利润逐渐下滑,九城也为魔兽付出更多的资源与精力。如果这部分资源投入其他游戏,可能也会获得类似魔兽的成功。

朱骏希望能够抓游戏的大战略跟方向。他对游戏的理解是,“只要你不撤离,手里还有筹码,这筹码包括资金与有质量的人才,就永远还有成功的机会。这场叫网游的比赛,我相信我们会一起打下去的。”

对朱骏而言,网游是一场纯粹的掘金游戏。“我不是企业家,我是个商人。”朱骏并不想给自己贴金,他说:“我进入这个行业,就是为了赚钱。”

早在1998年,他就是中国最早投身网游的商人,2002年,盛大依靠代理韩国游戏《传奇》成功,2002年朱骏也跟进买下了韩国游戏《奇迹世界》,2004年,他依靠同时在线50万用户的承诺和更多的妥协,击败盛大,取得了世界上最好的MMP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魔兽世界》的中国代理权。

在2007年,他以15%的股份引入国际游戏巨头EA的1.68亿美元注资。而EA是暴雪的全球竞争对手,朱骏认为自己股份卖得很好,因为当时九城股价接近历史最高点。但这现在被认为可能导致暴雪“移情别恋”的前奏。

一直以来,九城只做游戏代理、过分倚重《魔兽世界》已经被外界不断提起。

而如今,朱骏头上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果然落下,他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在自主研发的产品还远不能到位的情况下,再找到第二个可以代理的主力产品。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09/09/2467

九城朱骏
相关推荐小米独代九城[圣骑士之歌] 朱骏再现江湖九城微博版《热血球球2》月收入超300万九城尝试联合运营《商业大亨》《剑网3》马拉多纳起诉新浪九城 索赔2000万元分析:九城高调挖角DNF,运营活动暗含玄机中兴九城获《中国好声音》游戏改编权九城两年:韩国人带领下的黎明前冲刺九城沈国定:中国网游急需新营销载体九城公布第一及第二季度财报传九城有意购买悠游《三国群英传》玩家数据

no responses for 朱骏:我是个商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